北城市医院。

不过才凌晨六点,走廊里已经有了不少人,我跟着明风来到手术室门口,一眼就看见了早在那里等候着的婆婆周韵和小姑子路巧欣。

明风赶忙走了过去,我在后面,步伐有些艰难和缓慢。

“小叔怎么样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妈,怎么会进医院?”

我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他们讲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接到钧言助理的电话,说他出了事,送医院抢救室了,具体是什么原因现在还没有调查出来。”

明风皱了皱眉头,生气道:“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伤害小叔!要是被查出来一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心一惊,整个身子抖了一下。

婆婆瞧见我的反应,蹙眉问道:“怎么了?”

我讪笑着解释:“有点冷。”

婆婆睨了我一眼,对我说:“知道出来就该多穿点,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缩了缩身子,恭谨的朝婆婆点头:“对不起妈,下次我会注意的。”

婆婆嫌弃的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在等候手术的期间,明风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神色有些异常,看了我们一眼,目光停留在我身上有些长,然后跟妈说了一声,起身离开到别处接起了电话。

我带着狐疑的眼神望过去,婆婆看见我的神情,然后为明风解释说:“男人,事业很忙的,你作为贤内助,要理解。”

婆婆说的话在理,可这么早哪个客户会给他打电话,但碍于在婆婆面前,我只得点了点头,配合着婆婆说道:“知道了妈。”

经历了长达数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路钧言终于被推了出来。

他脸色苍白,带着氧气罩躺在病床上,婆婆走了过去,神色担心。

我抽了抽嘴角,靠近路钧言,心里不知该庆幸还是失落。

婆婆开口问道:“怎么样,手术还顺利吗?”

医生扯下口罩,长叹一声:“虽然失血过多,不过好在送来的及时,也算是保住了性命,但他头部受到了重击,现在呼吸薄弱,能不能醒来就看靠他自己了。”

婆婆身子一软,往后一退,小姑子及时将她扶住。

“这,这就是说,他成了植物人!”婆婆不可置信的说道。

小姑子在一旁安慰:“妈,没事的,小叔可不是一般人,他会醒来的!”

那一刻,我几不可查的松了口气,这个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不置可否天助我也,路钧言半死不活的状态足够我放下心头的大石,暂时松了口气。

不是我心狠,是我已经没有了退路,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我配合着演戏,神情悲恸:“妈,别担心,小叔会好起来的。”

路钧言就这么成了植物人,路家对这件事一开始两天还格外的上心,到处调查伤害路钧言的凶手,于是那两天我过的战战兢兢。

可没过多久后,路家渐渐就停了动作,说来也奇怪,光是路钧言是路氏集团的总裁,这件事就足够引起重视,可这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竟然还没有查到结果,我心里虽然是庆幸可却惶惶不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可豪门的事向来复杂,我只要知道,自己还能留在这个家,留在明风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哪儿还管这么多。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我和明风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也如约而至。

我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菜,又去超市买了一堆装饰品,路过花店还买了一束玫瑰花,回到家里后我将房子进行了大扫除,然后开始着手准备。

我做了明风最喜欢吃的饭菜,又吹了数十个气球,然后将玫瑰花瓣扯下来洒在了床上,在空气里喷了些香水,我用手扇了扇,淡淡的柠檬清香,明风曾经说过他很喜欢。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晚上明风回来了。

在此之前,我去洗了个澡,准备换上我从网上买的情趣睡衣,不瞒各位笑话,我和明风已经很久没有恩爱过了,这段时间他一直以工作忙或身子累为借口拒绝了我,我是个好媳妇,虽然心里有些不悦,可男人事业为大,只得将就包容他。

难得到我们纪念日,我摸着柔滑的睡衣布料,心里想着今天一定要让明风满意,成为我今生最难忘的的一天。

可事实上,这天确实成为了我最难忘的一天,但是却是一场噩梦,永远磨灭不去的噩梦!

刚洗完澡,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指腹轻划:“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