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使出浑身解数,仍然没能打消艾丽卡想要直播“性感蜘蛛侠在线抓贼”的念头。

她竟然是认真的,不是随便说说开玩笑。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内德趴在桌子上笑得乐不可支,在被彼得偷偷踢了一脚后才有所收敛,他顶着好基友不满的凝视,清清嗓子评价:“你被金钱冲昏了头脑。”

艾丽卡正按照视频网站的指引注册账号,她连头都懒得抬,咬住饮料吸管含糊不清地说:“是的,贫穷的我无法拒绝金钱的诱.惑。”

“可你不知道蜘蛛侠在哪儿啊,怎么直播?”内德劝道:“总不能每天都去街上找他吧。”

艾丽卡没有立即回答,她先是点击确认提交资料,在等待手机页面刷新的时间里,才终于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懒洋洋地望向坐在对面的两个人。

“除了节假日,蜘蛛侠一般在下午三点后出现,”艾丽卡嘴角一弯,露出个很浅的笑容,她用随意的语气说:“活动范围大致在曼哈顿、布朗克斯、皇后区与布鲁克林,基本不会出现在斯塔滕岛。”

彼得微微一愣。

“其中曼哈顿和皇后区是蜘蛛侠最常光顾的地方,”艾丽卡退出视频APP,点开手机自带的“贾维斯地图”,进入编辑模式,在屏幕上做出几个标记:“布朗克斯区深夜里见到蜘蛛侠的概率较高,布鲁克林北边遇见蜘蛛侠的概率比南边高。”

彼得开始背后冒冷汗了。

“这么看来蜘蛛侠应该是个中学生,”艾丽卡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白天要上课,所以只能等下午放学后才行动;之所以总在曼哈顿和皇后区出没,合理猜测是因为他的学校和家在这两个区域之内——”

“等一下!”彼得终于憋不住了,他倾身向前,胸口抵上坚硬的桌沿,搭在大腿上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你怎么知道这些……数据的?”

艾丽卡眨眨眼睛,目光中透出些许无辜,她把手机屏幕转向彼得:“论坛里说的。”

艾丽卡用作参考的相关数据来源于一个名叫“复联后援团”的论坛,Stark出品的手机内置了这个论坛的APP。

在蜘蛛侠版块的精品列表中,有个帖子统计了蜘蛛侠出现频率最高的街区和时间,本意是增加迷妹们“偶遇”的概率,没想到却被艾丽卡另辟蹊径开发出了其他用途。

彼得速度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帖子,确认在几百个回复中并没有出现第二个与艾丽卡一样视角独特的人后,他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蜘蛛侠不想暴露身份,他应该更加小心,”艾丽卡从彼得手中抽出手机:“普通人不会像我这么无聊地去查他到底是谁,但被他制裁过的罪犯就不见得了。”

蜘蛛侠的活跃区域有限且规律,耐心蹲点一段时间很容易摸到更多信息,当范围一点点被缩小后,身份曝光是迟早的事。

前提是没人在背后帮彼得·帕克处理好一切。

彼得动作迟缓地往嘴里塞汉堡中掉出的菜叶子,他看上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精神都恍惚了。

内德偷偷用担忧的眼神不断瞟他。

艾丽卡淡定地撕开一包番茄酱往薯条上淋,她的心情很不错,淋完后还用剩余的番茄酱画了一颗小小的心。

“我去趟洗手间,”艾丽卡把餐盘推到彼得面前,让番茄酱小心心正对着他的脸:“这个我还没吃过,送你了。”

艾丽卡一走,内德立马动了起来,他抓住彼得的肩膀摇晃着:“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她知不知道你是谁?她又是谁啊!”

内德很激动,简直比自己掉马了还要激动,都语无伦次了。

“应该不知道,我不确定,”彼得把自己的衣服从内德手中拯救出来,他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红色小心心:“她是……我昨天晚上捡回来的。”

彼得把自己跟艾丽卡的相遇始末告诉了内德。

听完故事后,内德脸上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他想如果是他,肯定不会把怎么看怎么可疑的艾丽卡带回家。

“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斯塔克先生,”内德小声建议:“至少查查她的身份。”

“我会的,”彼得拿了根薯条咬掉半截,安静地咀嚼咽下肚,然后他重复了一遍说过的话,语气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我会的。”

内德重重拍了拍彼得的肩膀给予他安慰和支持。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挂在墙上的电视机里忽然传出了剧烈的爆.炸声。

彼得猛地直起身,转头去看。

“……位于法拉盛草原公园附近的摩根银行大楼于两分钟前发生爆.炸,目前情况未明,请看到这条新闻的市民迅速远离事发地点……”

彼得脸色一沉:“内德——”

“我知道!”内德一点儿都不意外,他抓起包递给彼得,认真地说:“你去吧,注意安全,需要帮助联系我。”

彼得点点头,将包甩在肩膀上,推开门飞快地跑出了汉堡店。

彼得离开的一分钟后,艾丽卡双手插兜晃晃悠悠地回来了。

“彼得呢?”她拉开椅子坐回去,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他……去洗手间了。”内德语气坚定,他反问:“你们没遇上吗?”

艾丽卡目光一闪,摇摇头轻笑道:“没有。”

内德想转移话题,但苦于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内容,艾丽卡看上去也没有交流的欲.望,于是双方渐渐沉默下来。

气氛一点点变得凝滞。

她到底知不知道彼得就是蜘蛛侠?

她想做什么呢?

内德心烦意乱地想,他举起手机装作玩游戏的样子,其实视线转来转去,偷偷打量着艾丽卡。

扑扇的纤长睫毛下露出隐约的蓝,仿佛藏在白云后澄澈如洗的天空;

嘴角微微上扬,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面部轮廓柔和,线条流畅,像艺术家一笔绘出的成品;

搭在餐桌边沿的左手骨节分明,手指白皙修长,正灵活地运动着,将一把透明的塑料餐刀转得残影闪现,好似一朵盛开的花。

……是真的很好看。

内德有些丧气地垂下头,观察了半天,他也没能从艾丽卡的五官中找出哪怕一丁点的邪恶气息,只再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了她的美。

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可惜。

“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艾丽卡忽然开口打破了沉闷:“不担心他吗?”

内德没能立即跟上艾丽卡的思路,他迟疑地问:“什么?”

艾丽卡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电视机,端坐的主持人神情严肃,正用凝重的声音播报着事故现场的最新消息。

“……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抢劫,目前已经可以确认的嫌疑犯有两人,全都携带着威力巨大的改装.枪,从形状上看似乎是纽约之战中遗留的外星产物……”

主持人向观众展示了被改装.枪攻击过后的建筑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