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根把死侍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换了个语气,说法也正经了许多,瞬间就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

如果不是听筒那头总断断续续响起死侍不甘心的销魂呻.吟,艾丽卡认为洛根的可靠程度还能更上一层楼。

“别听那家伙瞎逼逼,我们是正规学校,又不是人贩子,不会强迫你来上学的。”

打火机翻盖的“咔哒”声响起,洛根微微低下头,把叼了很久的烟点燃,用力吸一口,闭上眼睛感受辛辣的气息冲进喉咙。

“但麻烦总得解决不是么?还是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艾丽卡把下巴放到膝盖上,抬起右手打了个响指,凭空出现的深红色小桃心掉进她的掌中,调皮地滚了一圈。

“X教授昨天找到了我,那时我的情况还不像现在这么严重,”艾丽卡叹了口气:“在听了他的建议后,我决定用个激烈点的方法试试看能不能一次性搞定所有麻烦……”

洛根一挑眉:“过头了?”

艾丽卡单手捂脸:“是。”

“这就是一个人瞎搞的坏处,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操.蛋的结果,尤其是你们精神系变种人,一旦失控分分钟毁天灭地,最好有经验丰富的人在旁边看着,我推荐查尔斯·泽维尔,他棒呆了。”洛根耸耸肩膀:“约明天行么?或者后天?我们可以去接你,你最近不方便出门吧。”

话题跳跃得太快,艾丽卡愣了片刻才跟上思路。想到各大社交网站被刷爆的话题榜,以及铺天盖地的视频和图片,她无奈地说:“那就麻烦了。”

“不行!”

刺耳的电流声突然炸开,托尼黑进了艾丽卡和洛根的通话频道里,他的语气听上去阴森森的,颇像举着扫帚准备施法的女巫。

“惹了麻烦就想跑路?”

艾丽卡先是惊讶,随后感到了无奈:“我没想跑路……你之前还说带我去找X教授呢。”

洛根皱着眉把听筒挪远,他不满地抱怨起来:“啧,斯塔克,你不是不愿意——”

托尼强行打断了洛根的话:“这不是重点!”

短暂的安静。

托尼做了个深呼吸:“我带你去和你自己去,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艾丽卡感觉自己的智商都跟着桃心一起爆炸了,她沉默着,绞尽脑汁思考很久,才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

“……所以说,”她轻轻抽了一口气:“你膨胀的掌控.欲终于辐射到我身上了吗?”

轻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托尼在沙发后停下来,他把胳膊拄在靠背上。

“亲爱的,有点契约精神,我雇了你十个小时,而你只在会议室坐了二十分钟。”

托尼边说边俯下.身,拿走了贴在沙发边缘摇摇欲坠的手机。

“明天我送她去泽维尔庄园,下午两点钟。”

对着手机说完这句话,托尼干脆地按下了通话结束键,也不管对面的洛根究竟是什么反应。

“在剩下的九个小时零四十分钟结束之前……”

托尼把手机塞进艾丽卡的手里,他轻轻一拍她的肩膀,低声笑道:

“……你都是我的人,当然归我管。”

托尼发表完霸道宣言后就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仿佛他是特意过来说这句话的。

回过神来的艾丽卡偷偷把电话拨回去,给洛根道了歉,洛根则大度地表示没关系,他都懂。

至于懂了什么,听听那故意拖长的语气……艾丽卡真的不愿意去细想。

之后托尼一直没出现,据贾维斯说是在研究如何改进马克盔甲。再往下谈就涉及到机密了,艾丽卡没有听的权限,也不感兴趣,于是话题到此终结。

短时间内不用考虑赚钱的问题、身份暴露的问题、奇怪能力的问题,这大概是艾丽卡此生最悠闲的时刻。从忙忙碌碌到无事可做,幸福来得太突然,甚至令她产生了些许迷茫。

夕阳西下,蜘蛛侠端着一盒至尊海鲜披萨从窗户里跳进来,惊醒了发呆的艾丽卡,她这才惊讶地意识到时间过去了多久。

蜘蛛侠也很惊讶,他用力拽下头罩,倒抽一口冷气:“艾丽卡!你长蘑菇了!”

艾丽卡:“……”

她慢吞吞地低头一看,发现一簇簇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小蘑菇挤在身边,填满了整个沙发。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艾丽卡声音平静,仿佛已超然物外:“我什么都没做,就发了一下午的呆。”

彼得对可爱的蘑菇们很感兴趣,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摘了一朵。

就在那颗鲜红色的小蘑菇离开沙发的一瞬间,熟悉的“砰砰”声再度响起,蘑菇们接二连三地爆.炸了,炸成一片氤氲的淡红色雾气,丝丝缕缕消散在空气中。

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