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卡抱着胳膊靠在窗户边,透过窗帘的缝隙朝外张望,她满脸冷漠地看着兴奋的女孩子们欢呼雀跃着冲上去,如潮水一般将托尼彻底淹没在人群中。

“哦亲爱的姑娘们,不要太热情,矜持!矜持——”

推推搡搡中,托尼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胳膊肘,手臂一麻,大喇叭掉在地上,声音就此中断。

半个小时后,托尼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挤出人群,坐进了车里。

原本剪裁贴合的手工西装被揉得皱皱巴巴,戴在胸口的红色玫瑰花去向不明,他就像一只被凶残手法撸炸毛的猫咪,仰面躲进柔软的座椅里,长舒一口气,抬手抹掉额角沁出的薄汗。

“……太慢了,”将副驾驶位放平、舒舒服服躺在上面小睡一觉的艾丽卡听到动静睁开眼,她抱着云朵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地嘟哝着:“不是跟X教授约好两点的嘛?”

托尼被突然出现的艾丽卡吓到了:“我的上帝!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不对!谁让你进来的!”

艾丽卡无辜地眨眨眼睛:“贾维斯啊。”

托尼难以置信:“……伙计?”

贾维斯认真地回答:“先生,鉴于我们的目的是来接艾丽卡小姐并送她去泽尔维学校,我认为允许她进入并无不妥。”

“你已经很聪明了,”托尼发动汽车,拐上大路:“但还需要更聪明一些——”

艾丽卡适时插了句嘴:“比如看出一个人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什么时候只是随口说说的傲娇。”

托尼抽出垫在腰后的抱枕砸向艾丽卡:“就你有嘴?”

艾丽卡歪头一闪,把手举到唇边比了个拉拉链的姿势。

橘红色的跑车在高架桥上急速飞驰,向着泽维尔学校所在的西切斯特驶去。

将驾驶权限移交给贾维斯后,彻底放松下来的托尼视线扫过艾丽卡,在她怀中停留一瞬:“嗯?你能碰到它了?”

他指的是艾丽卡不高兴时就会出现的云朵。

“一直都可以触碰,”艾丽卡撸猫似的将云朵从上到下揉捏了一遍,揉得云朵直起小翅膀微微颤抖:“只是以前没想过这件事。”

她把云朵举在胸前晃了晃,目光认真地卖安利:“很好玩的,要不要抱一抱?”

直觉告诉托尼这事有诈,他面露怀疑之色,谨慎地摇头拒绝:“不了,我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的玩具。”

艾丽卡耸耸肩膀,看上去有点失望:“那好吧。”

事实证明托尼的直觉是很准的——

跑车在泽维尔庄园外停下,托尼正左右张望寻找来接的人,忽然有个穿着黑红紧身衣的男人从路边灌木丛里跳了出来,他高举双手欢呼着,脑袋上还顶着个编织粗糙的花环。

“surprise!”

托尼和艾丽卡被意料之外的状况吓了一跳,前者的反应是单手按住胸口,倒退两步靠在车前盖上,惊疑不定地睁大眼睛;后者的反应是目光一沉,直接把怀里的云朵丢了出去。

软绵绵的云朵砸在可疑男人的头上,劈下一道微型闪电,抖抖翅膀开始下雨。

等金刚狼闻声找过来的时候,死侍已经被雨淋得湿透了,正披着从四次元口袋里掏出来的脏兮兮的毛毯蹲在路边,声泪俱下地控诉艾丽卡的暴行。

死侍:“一点儿都不团结友爱!”

艾丽卡:“不想跟你团结友爱。”

死侍:“我们可是变种人大家庭!”

艾丽卡:“谁跟你是一家人?”

死侍:“你昨晚在床上不是这么说的。”

艾丽卡:“……我看你是还没被淋够。”

又一朵云凭空出现在了艾丽卡的身旁,她打了个响指,云向着死侍飘过去,“咔啦咔啦”威胁地打着闪。

“这个电击的力度能不能大一点?”死侍用手指戳着云朵的小肚子,他真心实意地请求:“现在感觉不是很爽。”

艾丽卡:“……”

“你们学校教职工的是不是精神不太正常?”

托尼眯起眼睛,握住艾丽卡的手腕把她拽到自己身后,那架势很像护犊子的老母鸡。

“我要重新考虑是否把她留在这里——”

金刚狼一拳将死侍打翻在地,还抬起一只脚踩在了死侍的后背上,他淡定地说:“这个人已经被开除了。”

托尼:“……”更不放心了。

一跨进庄园的大门,艾丽卡就敏锐地觉察到了精神力的波动——X教授的思维正笼罩着整座庄园。

这么看那天他在彼得家里还是收敛了不少的,不愧是变种人的领军人物,能力果然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