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波撞在艾丽卡身前, 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拦, 朝四面八方绽放, 化为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蝴蝶, 拍打着翅膀满屋飞舞,在昏暗的图书馆中散发着浅淡的微光, 像漫天闪烁的星辰。

洛基的脸色更黑了,但就在他想继续攻击的时候, 屋外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雷鸣。

“告诉斯特兰奇让他有空给我发个e-mail, 我有重要的事找他!”

洛基瞬间打消战意,转身就跑, 速度比兔子还快。

以及临走前还不忘记恶狠狠地威胁一句:“别告诉索尔我来过!否则你就完蛋了!”

洛基的身影刚刚消失, 索尔就冲进了图书馆,他焦急地四下张望,深情呼喊着:“洛基!我知道你在这儿!”

噼里啪啦的闪电将图书馆阅读区的木质长椅和长桌炸成了碎片,焦糊味渐渐散开。

艾丽卡:“……”

“洛基!”索尔一转身, 看到了面无表情的艾丽卡,他微微一愣:“你、你好?请问你有没有看见洛基?”

“你弟弟说让我不要告诉你他来过,”艾丽卡用平静无波的声音说:“否则我就完蛋了。”

索尔有些尴尬:“你放心, 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这个不是重点, ”艾丽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索尔的话,她抬手一指烟雾弥漫仿佛被火烧过的阅读区:“你毁了卡玛泰姬的私人财产,请问赔偿清单寄给谁?”

索尔张了张嘴:“斯塔克?”

钢铁侠爸爸提款机人设永不崩啊。

艾丽卡点点头, 她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好的, 但在赔偿到账之前, 我需要收取一些定金防止你跑路赖账……”

索尔一脸茫然,还处在状况外,完全不明白艾丽卡说的“定金”是什么。

艾丽卡微微一笑,举起手打了个响指。

一团深红色的烟雾在索尔身旁炸开,迅速将他紧握在手中的雷神之锤笼罩了。

索尔感觉掌心一空,骤然失去锤子的他呆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胡乱挥舞着手臂驱散烟雾,转头怒视艾丽卡:“你做了什么!”

艾丽卡无辜地眨眨眼睛:“别紧张,你的锤子还在,只是——”

话音未落,一只明黄色圆滚滚的可爱小动物从雾气中飞跃而出,四肢摊开,扑在索尔的脸上,它朝天竖起的尖耳朵快速抖动了一下,炸出一朵细碎明亮的火花。

“皮卡皮卡皮卡丘!”小动物发出欢快又愉悦的声音。

索尔:“???!!!”

大家好,我叫索尔,神王奥丁的儿子,阿斯加德的二王子,王位合法继承人之一,前有姐姐后有弟弟,爹不疼娘不爱,唯有雷神之锤妙尔尼尔始终对我不离不弃,就好像我的老婆。

然而就在刚刚,我的老婆出事了,被一个可恶的小魔女给变成了一只奇奇怪怪的黄色小动物,不会说话,只会“皮卡皮卡”地叫,偶尔放放电火花。

……看久了还挺可爱的,嘿嘿。

艾丽卡皱眉打量着抱住皮卡丘傻兮兮笑出声的索尔,她把手伸到他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皮卡丘仰起头,眨巴着小黑豆似的眼睛,两只小短手捂住脸颊上的红晕,甩来甩去的尾巴轻轻拍在索尔胸口,放出细小的雷电:“皮卡~丘!”

索尔回过神,用宽大温暖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揉了揉皮卡丘的脑袋,问道:“你能听懂它的话吗?”

艾丽卡叹了口气:“抱歉,听不懂呢。”

“这可怎么办?”索尔愁容满面:“听不懂就不知道它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渴了,什么时候不开心……万一照顾不好它呢?”

艾丽卡花了几秒才想明白索尔话中的含义,她微微睁大眼睛,神情呆滞:“等等,你已经忘记了你的妙尔尼尔,专注思考该怎么养皮卡丘了吗?”

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暴怒像,被皮卡丘扑脸后却瞬间变了个人,前后差别大得仿佛德牧与哈士奇。

“是你说这就是妙尔尼尔,”索尔一边陪皮卡丘玩手指对对碰的游戏,一边缓缓抬头,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艾丽卡:“难道你在骗我?”

有那么一瞬间,雷神无意外泄的气场令艾丽卡不自觉地颤栗。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棋逢对手时的忌惮与戒备,和隐藏极深的兴奋。

“当然没有,”艾丽卡怔了怔,解释道:“只是表面形态发生了转变,它的本质还是雷神之锤……一个不入流的小把戏罢了,等赔款打入奇异博士的账户之后,它就能恢复原状。”

索尔若有所思:“也就是说只要我不赔钱,它就一直是这样了呗?”

不知道是不是艾丽卡的错觉,她总感觉索尔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期待。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艾丽卡耸耸肩膀:“只要你不介意。”

“我当然不介意,”索尔把皮卡丘架在肩膀上:“我只有一个疑问……”

锤子变成皮卡丘了,该怎么用呢?

极具探索精神的索尔试探着抓住皮卡丘的尾巴把它抡起来,就像抡锤子那样。

皮卡丘被甩得晕头转向,它挣扎着用小短手拼命拍打索尔的手臂,发出“哐哐哐”金属相撞的声音。

场面异常幼稚,仿佛菜鸡互啄。

“不行吗?”索尔赶紧停了下来:“好了好了我错了,你别打我了……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