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卡和索尔被赶回复联大厦的时候, 是纽约的深夜十二点。

作息正常的老年人史蒂夫·罗杰斯已经进入了睡眠, 娜塔莎和班纳博士出门约会看电影, 鹰眼回家奶孩子……整座楼里只剩下托尼还在熬夜奋斗。

“艾丽卡, 索尔。”贾维斯球从走廊里飘进来,跟两人打了招呼:“很高兴见到你们。”

两人摆摆手回礼。

“该死的时差, ”艾丽卡往沙发上一倒,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被你弟弟一打岔, 我都忘记我还有问题要请教奇异博士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先睡觉。”

“等等啊!”索尔按住艾丽卡的肩膀,把女孩从面向沙发靠背侧卧的姿势翻成平躺的状态, 他低下头, 眼巴巴地望着她,海蓝色的眼睛中充满渴望:“把皮卡丘还给我!”

皮卡丘在艾丽卡的怀中蜷缩成一团,睡得正香,偶尔抖动一下小尾巴和耳朵, 萌得人心肝颤。

困成熊猫的艾丽卡也没了逗索尔的心思,她捧起皮卡丘,动作缓慢地递出去:“收好了啊, 最好别让其他人看到它。”

“为什么?它这么可爱, 应该全世界都喜欢它。”

索尔的动作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他就像新晋爸爸第一次抱孩子似的抱住了皮卡丘。

“我还打算在妙尔尼尔变回去之后,找几只真正的皮卡丘来养呢, 难道地球法律禁止饲养这种小可爱?那我就考虑把它偷渡回阿斯加德了, 不知道它能不能适应仙宫的环境……”

艾丽卡眨眨眼睛, 她笑得纯良如小仙女,但说出口的话却仿佛锥子般无情地刺进了索尔的心脏。

“这个世界上没有皮卡丘,”她说:“它是游戏和动画中的角色,被我变出来的,你养不了。”

索尔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啊?!”

趁着索尔发呆的空档,艾丽卡迅速画出空间门逃回了彼得家。

再不走怕是会被愤怒的雷神用十万伏特爆锤。

因为中城高中代表队指定的集合地点离彼得家有一段距离,为了不迟到,天刚蒙蒙亮他就走了。

艾丽卡起床后磨叽一会儿,吃掉彼得留在餐厅里的早饭,揉着眼睛去上班。

身体没睡够八个小时,很困。

今天复联大厦里的气氛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艾丽卡虽然觉察到了这点,但困倦的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问题所在。

直到托尼端着杯咖啡阴沉沉地站在艾丽卡身后:“你这个小魔女,你对索尔那个傻大个儿做了什么?”

艾丽卡无辜且茫然:“我什么都没做啊。”

她已经弃暗投明,认真上班打卡两个多月了,还经常学习蜘蛛侠做好事。

都乖成这样了还会被怀疑,真是太过分了!

托尼抬手一指客厅:“你敢说他这样跟你没关系?”

艾丽卡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脯,顺着托尼所指的方向定睛看去——

整个客厅几乎被明丽的黄色填满了,大大小小的皮卡丘玩偶堆得到处都是,索尔躺在一堆皮卡丘里,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飘浮在面前的虚拟屏幕。

“加油!皮卡丘!十万伏特!”动画片看到精彩之处,索尔兴奋地攥拳举手欢呼,还把妙尔尼尔变成的皮卡丘举过头顶:“站起来皮卡丘!我们能赢!”

皮卡丘不舒服地挣扎着:“皮卡丘!!!”

娜塔莎抱着胳膊坐在一只巨大的皮卡丘玩偶怀里,她冷漠地翻了个白眼;

鹰眼和蚁人啧啧摇头,一副“这孩子废了没救了”的表情;

史蒂夫正在打电话,他看看索尔,低下头说几句,脸上满是忧虑。

艾丽卡:“……”

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明明凌晨的时候还算正常啊!

“当、当然跟我没关系。”艾丽卡理不直气也壮:“我只是收个‘定金’而已。”

“我给你十倍的定金,”托尼单手扶额:“你快把那锤子给我变回来!”

刚才还沉迷动画无法自拔的索尔忽然清醒,他将皮卡丘用力抱进怀里:“不!我不要离开皮卡丘!”

皮卡丘周身噼里啪啦地炸开了闪电,其他人纷纷躲避,唯独它想摆脱的索尔没有挪动哪怕一寸的距离。

谁让人家是雷神呢,不怕被雷劈。

“太过分了!”托尼怒道:“他刷了我的卡买了那么多玩偶,却霸占着那只活的皮卡丘,都不让我摸一摸!”

艾丽卡:“……”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吗?等等你不会也被他传染了吧?!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可强行没收皮卡丘显然是下策,沉迷吸皮卡丘的索尔就跟那些沉迷网络游戏而忽略学业的问题少年似的,逆反心理超级严重,但他可比问题少年难对付多了,所以得另辟蹊径换个巧妙的方法。

比如……

艾丽卡在索尔警惕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背在身后的手指上凝聚出了丝丝缕缕的深红色的能量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