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艾丽卡用狼外婆哄骗小红帽的语气蛊惑雷神:“你听说过海绵宝宝吗?”

其他人:“……”

艾丽卡继续安利:“还有小黄人,这个也了解一下。”

效果显而易见,至少在吃午饭的时候,索尔已经爬了海绵宝宝和小黄人的墙头。

尽管皮卡丘仍然是雷神心头的白月光——毕竟是妙尔尼尔变的,属性还与自己相同——但人的爱是有限度的,专注一人时倾其所有,专注两人时平分秋色,专注三人时……

“我尽力了。”艾丽卡诚恳地说:“最起码他不像个网瘾少年了吧。”

“也没好到哪儿去,”托尼凉凉地说:“就比星爵他们家那棵树强点吧。”

银河护卫队的成员之一,树人格鲁特,小时候萌萌哒,最喜欢跳舞,长大之后进入叛逆期,天天捧着游戏机,走路也玩吃饭也玩,谁说都不听,还会说脏话。

星爵为了教育孩子简直操碎了心,人都胖了好几圈。

大家都吃完饭了,只有索尔的碗里还剩下一大半。

“把他现在的样子拍下来,寄给洛基。”托尼冷笑:“这么丢脸的事情一定要做记录。”

艾丽卡掏出手机,默默地戳开了苏睿公主直播“性.感冬兵在线XXX”的那个APP,试探着问:“我能录视频上传吗?”

“录,”托尼大手一挥:“我要让全世界都认清楚雷神索尔的真实面目。”

自从那天拍了蜘蛛侠后,艾丽卡就再也没开过新直播,很多因为蜘蛛侠而粉她的人都脱了粉,但剩余的粉丝数量依然可观,这足以说明喜欢蜘蛛侠的群体有多庞大了。

艾丽卡把摄像头对准索尔,稍稍调整角度……

“等一下!”脑海中灵光一闪,艾丽卡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看向托尼:“斯塔克先生,能把你刚才对我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吗?”

托尼不解其意,但还是按照艾丽卡的要求做了:“我要让全世界都认清楚索尔的真面目。”

“不是这个,”艾丽卡说:“前一句。”

托尼想了想:“拍照片寄给洛基——”

话音一卡,两人面面相觑。

“是他干的?”托尼皱眉。

“什么时候的事?”艾丽卡用力咬了一下嘴唇,她小声呢喃:“雷神来的时候他应该已经走了……还是说偷偷留下了一个幻影?”

敢在索尔面前搞这种把戏,洛基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有恃无恐,恃宠生娇。

“看来我要学的地方还很多……竟然没能及时发现。”

艾丽卡叹了口气,对着索尔远远弹出一蓬淡红色能量球。

能量球砸在索尔的后背上,像烟花般绽放。

艾丽卡手腕一转,坐了个抓取的动作,控制能量球后撤,将深藏在索尔体内的一缕深翠色流光抽了出来。

索尔的表情像是被按下暂停键定格成了画面。

呆滞的状态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秒钟就消失了,之后索尔眼底不正常的狂热迅速消退,整个人终于恢复了神志。

“这个海绵块在做什么?”索尔觉得脑袋有点懵,他晃了晃头,指着正在播放动画片的两面虚拟光屏奇怪地问:“还有这个、这个大眼怪,它长得有点像洛基哎!”

艾丽卡看了看索尔指的小黄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头顶稀疏的毛发……

嗯,摸着良心说,确实挺像的。

在得知弟弟对自己下如此毒手后,索尔非常生气,发誓要抓住洛基给他一顿好揍,让他深刻地意识到家里不能惹的人除了父母和大姐之外,还有他这个哥哥。

托尼:“……你家还有别人吗?”

没人相信索尔放出的狠话,谁让他“前科累累”呢,揍别的反派从来不手软,揍洛基的时候,那都已经不是简单的放水了,而是开闸泄洪,跟闹着玩似的。

如果说其他人演的是灾难片科幻片,轮到神兄弟,绝对是画风永远不变的家庭伦理剧。

面对队友的不信任,索尔很伤心,他决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作为一个雷厉风行的汉子,雷神当即就准备出门找弟弟,他拿起皮卡丘——

“怎么还是皮卡丘?”索尔睁大眼睛和皮卡丘对视:“没变回来吗?”

“跨国转账,审核一两天,通过后三五天内到账。”托尼耸耸肩膀,语气遗憾:“在此之前,你只能凑活着用皮卡丘了。”

趁着索尔愣神发呆的时候,托尼揉了揉皮卡丘的小脑袋,差点儿被电火花电到手指。

“加油!”他幸灾乐祸地笑了:“反正都能打雷,差不多的。”

索尔把皮卡丘放在肩膀上,生无可恋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