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卡把巴基按在墙上威逼利诱警告他不准多说话的时候, 其他人就捧着瓜坐在沙发里看得开心。

彼得紧张地问:“不用管吗?”

“为什么要管?”娜塔莎往彼得的嘴里塞了一枚草莓, 她用欣慰的语气说:“巴基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他得学会自己处理麻烦。”

彼得的腮帮子被撑得鼓起一边:“……”

“九十岁的大孩子。”克林特摇摇头。

史蒂夫感觉膝盖中了一枪。

索尔轻轻戳着趴在他肩膀上睡得正香的皮卡丘, 戳得皮卡丘的小耳朵滋滋冒电流,他随口道:“九十岁确实很年幼。”

托尼:“不是地球人的闭嘴。”

大家:“……”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班纳博士被娜塔莎推了一把, 不得不清清嗓子硬着头皮问。

“刚回来,没多久, 就在她把巴基叔叔按在墙上的时候。”托尼一手插兜, 一手拎着墨镜,从通往天台的楼梯上缓缓走下来, 他在沙发前叉开腿站定, 提高声音阴阳怪气地说道:“一天看不住就开始给我惹麻烦,小鲜肉就算了,现在连九旬老人都不放过,真是太过分了。”

彼得满脸茫然, 他迟疑地问:“……小鲜肉是说我吗?”

娜塔莎微微一笑,揉乱了彼得的小卷毛:“往好处想,说不定是队长呢。”

史蒂夫单手捂脸, 不想说话。

在托尼还没出声示意所有人“爸爸回来了快来接驾”的时候, 艾丽卡和巴基正就十斤李子的问题进行讨价还价。

艾丽卡认为巴基太黑了,一开口就要十斤,这不是敲诈吗!

巴基面露无奈:“这可是看在熟人份上的优惠价, 难道你的老底就值十斤李子?”

“类似的话我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艾丽卡小声嘀咕一句, 继而理直气壮地说:“值多少也得看我能不能付得起啊, 我现在穷得很,全靠给斯塔克总裁打工赚点生活费,勉强维持温饱。”

想到银.行.卡里的数值在昨天已经突破了十万美金,彼得陷入沉思中。

他开始有点相信艾丽卡以前说自己的富有程度堪比钢铁侠的话了。

要不然怎么会对温饱线的要求如此之高。

巴基眨眨眼睛:“你的小金库呢?”

艾丽卡有些惊讶:“呃……等等,你到底记得多少?”

巴基想了想:“你把我当树洞时说的所有话我都记得,比如你弟弟太熊了根本不听话,天天就想着统治世界——”

艾丽卡像捏鸭喙似的捏住了巴基的嘴,她心累得无以复加:“………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十斤李子没了,我要考虑另外的保险措施。”

巴基挑眉:“灭口?”

艾丽卡一本正经地点点头:“灭口。”

在严肃地对视了几秒钟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破功。

艾丽卡后退半步,松开了抵住巴基脖子的手臂,她把额头磕在男人肌肉结实的肩膀上,忍不住笑出了声。

巴基轻轻一拍艾丽卡的后背:“没事就好。”

几分钟后。

复仇者们呈扇形状分散在客厅四周,把艾丽卡和彼得围在正中央。

“老实交代吧,”托尼站在正前方的小白板旁,他曲起手指敲了敲架子的铝制边框,拖长声音问:“今天晚上闯了什么祸?”

彼得低头认错:“……行动莽撞。”

艾丽卡抱着胳膊摆出抗拒的姿态:“教育孩子别拉上我,我是无辜的。”

她伸了个懒腰,举起手准备画空间门:“诸位忙着,我先回去睡觉了。”

“等等,”托尼叫住了艾丽卡:“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在看见红罗宾和罗宾后转身就跑的问题,你跟韦恩家什么仇什么怨。”

短暂的安静。

史蒂夫把手拢在嘴边,小声说:“托尼!你把蝙蝠侠的秘密暴露出来了!”

“这儿谁不知道蝙蝠侠就是布鲁斯·韦恩?她?”托尼漫不经心地指了指艾丽卡:“别逗了,小魔女清楚得很,你不会真的以为她那天躲着提摩西·韦恩那个小鬼是因为她睡了人家害怕被找上门吗?”

史蒂夫:“……”

作为亲耳听到这个借口的当事人之一,美国队长表示心情仍旧很复杂,老年人实在是搞不懂年轻人的世界。

彼得的脸颊涨得通红:“什、什么!”

克林特拍了拍彼得的肩膀,语气同情:“哦,可怜的孩子。”

索尔不明所以,但也跟着凑热闹拍了拍:“可怜。”

“别这样。”彼得捂住脸蚊子似的哼哼:“所以你在电视上看到韦恩先生时表情很奇怪——”

艾丽卡幽幽地偏过头望着彼得。

彼得用手捂住嘴:“我说错话了吗?”

“当然没有,宝贝儿,”托尼眯起眼睛:“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彼得小幅度地摇着头,目光哀求。

托尼冷哼一声,转而看向巴基:“巴恩斯叔叔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今天还没直播,”巴基淡定地拿出手机:“苏睿殿下说做事要持之以恒,现在还来得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