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足章节后清除缓存可立即观看新章, 码字不易,感谢支持正版。 ……我还能更倒霉一点儿吗?

艾丽卡站在马路边看着耸起肩膀跪在一堆灰尘里、双手撑地不断摸索的蜘蛛侠,神情有些复杂。

如果她没猜错,那堆灰尘就是她心爱的小破车遗留在这个冷漠人世间最后的残骸。

这要是从前, 别说一辆小破车,就算毁了架战斗机,艾丽卡也不会在乎一分一毫。

有钱, 任性。

然而今时不同往昔,借着假死逃离魔窟重获自由的艾丽卡为了不引起注意被追杀, 多年偷偷积攒下来的小金库没敢动过一个,逃亡路上的花销全靠在黑店打工赚外快,只能勉强维持温饱。

所谓由俭入奢易, 由奢入俭难,过了将近一个月的穷苦日子, 再加上胆子小有点风吹草动就立即跑路, 艾丽卡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能不能找条粗壮的大腿抱一下让他/她保护我不被坏蛋们抓回去咔嚓掉?

嗯……等等?

艾丽卡忽然想到了什么, 迅速从走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四处游移的目光重新落到了蜘蛛侠身上。

蜘蛛侠,目前已知复仇者联盟最年轻的成员,纽约人民的守护者兼好邻居(亲儿子), 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 下至八岁上到八十岁的人都稀饭他, 还不分男女,就算有黑子那也是粉到深处自然黑,本质还是爱。

惹了蜘蛛侠就等于惹了复仇者联盟,就等于惹了纽约千千万万的市民,那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综上所述,怎么看怎么合适,就你了!

作为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艾丽卡做选择从来当机立断,丝毫不拖泥带水,一个月前说跑路就跑路,现在说抱大腿就抱大腿,望着蜘蛛侠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深情款款。

目前在艾丽卡的眼中,蜘蛛侠不仅仅是蜘蛛侠,还是粗壮的金大腿,是光明美好的新未来。

单纯的蜘蛛侠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他还在愁眉苦脸地思考该怎么办。

——这可是我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出现如此巨大的纰漏,斯塔克先生会不会把我开除出复仇者联盟啊!毕竟他那么严厉!

蜘蛛侠双手抱头蹲在原地,企图把自己伪装成一颗红蓝相间色彩绚丽的蘑菇,借此逃避残酷的现实。

可惜艾丽卡是不会给他逃避机会的,她清清嗓子,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你好,请问你知不知道停在这里的车去哪儿了?”

清澈的女声宛如山涧流泉,声音的主人长得也很好看,虽然她全身包裹在灰扑扑的旧衣服里,还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只有帽檐下露出了小半张皮肤白皙的脸,但那一瞥足以令人惊艳。

……除了蜘蛛侠,他完全没有夸赞的欲.望,只有债主终于找上门来了的恐惧感。

“知道,”蜘蛛侠指了指身前的灰堆,他深吸一口气,语速沉缓声音悲痛:“这就是那辆车。”

果然。艾丽卡在心里哀悼一秒钟,抬起手用指尖按住帽檐朝下轻轻一压,装出诧异的语气问:“什么?”

“是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蜘蛛侠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靠近艾丽卡,他双手合十连拜好几下:“他开.枪的时候我只躲开了,没能阻止他,我真的没想到那把改装.枪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在蜘蛛侠颠三倒四的解释下,艾丽卡总算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简单讲就是蜘蛛侠在巡逻时撞上了某个歹徒正在抢劫,追着他跑了一条街,最终停在便利店门口,歹徒开.枪,蜘蛛侠躲开,结果从枪.口中射.出的不是常规子.弹而是激光,激光打中了艾丽卡的小破车,车化为灰烬。

艾丽卡觉得该承担责任的并不是蜘蛛侠而是歹徒,可蜘蛛侠却很愧疚自己办事不严谨,给无辜市民的财产造成了损失,他一直在道歉,尚且稚嫩的声音蔫兮兮的,态度好的令人不忍苛责:“你可以向灾害控制局申请理赔,我帮你填表格再交上去好不好?很快就能得到赔偿的……”

“算了,”艾丽卡总有种自己在欺负小孩子的感觉,她无奈地摇摇头:“也不是你的错,你不必——”

话刚起了个头,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两辆姗姗来迟的警车绕过街角,朝着案发现场驶来。

蜘蛛侠总算精神了一点点,他斜着向街外探出身子,软绵绵挥舞着手臂,喊道:“这里!”

终于来了,纽约警方的办事效率有点低啊……艾丽卡在心里嘀咕几句,闭上嘴果断转身就走。

抱大腿也要讲究策略,蜘蛛侠既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代表他绝对不想暴露真实身份,这种情况下艾丽卡就算嘴炮技能点满级,说服对方收留她的概率也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但换种方法就不一样了。

听到脚步声,蜘蛛侠疑惑地回过头,却只看到了艾丽卡匆匆离去的背影。他微微一愣,下意识追出去:“你要去哪儿?请等一等!你叫什么名字?至少留个联系方式好让我赔偿啊——”

蜘蛛侠的追问反倒令艾丽卡加快速度跑了起来,眨眼间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曲曲折折的小巷深处。

“奇怪,她为什么要跑啊?”蜘蛛侠目光茫然地站在巷口,完全不能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艾丽卡当然没有离开,她只是藏起来了。

蜘蛛侠的五感很敏锐,一点点小动静都能觉察到,艾丽卡虽然对自己的潜伏能力很自信,但也不敢靠的太近,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她看着蜘蛛侠把前因后果向警方交代清楚,结束了今天的巡逻日常,收工回家,在半路上还给一个老奶奶指了路,老奶奶请他吃了鸡肉卷。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从布朗克斯区来到了皇后区。

夜幕降临,积攒了一整天的阴云终于崩溃,雨从空中落下,初时只有两三滴,很快便密集起来,短短几分钟内,行人们跑得一干二净,街道上顿时空旷不少。

蜘蛛侠借着雨幕的遮挡侧身闪进小巷深处,他匆忙换过衣服,脱去伪装做回好学生彼得·帕克,撑开一把旧雨伞,抱着湿透的书包往家跑。

艾丽卡站在房顶上远远望着他,目光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在跟踪了蜘蛛侠大半天后,她忽然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一点点微乎其微的质疑。

快到楼门口的时候,彼得注意到公寓楼后的拐角处藏着个盖着报纸蜷缩成一团的人影。

在超级视力的帮助下,彼得一眼就认出了那影子正是几个小时前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神秘女孩。

呼吸微微一滞,他的脚步不由自主转了个方向。

她怎么在这儿?是被大雨困住了吗?

疑问从心底不断地冒出来,彼得一边想一边悄悄靠过去。

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报废了人家一辆车、也没来得及赔偿的囧事被彼得记了一下午,本以为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竟然还能遇上,也算是缘分,过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吧。

“你好?”

听到带着试探意味的招呼声,艾丽卡默默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头。

棒球帽被故意丢进了垃圾堆,没了遮挡,彼得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

非常感谢父母都是大美人,提供了足够棒的基因,充分汲取二人优点的艾丽卡长得更加漂亮,哪怕被雨水打湿了长发,也丝毫不显狼狈,反而透出一股惹人怜惜的柔和,与好莱坞那些耀眼的明星相比不遑多让,甚至更胜一筹。

但当彼得饱含担忧的目光对上艾丽卡的视线时,情势急转直下。

与长相完全不同,艾丽卡的眼神凌厉如寒刃,锋锐无比,令彼得仿佛感觉有把刀正破开雨帘,对着自己迎头劈下。

蜘蛛感应哔哔狂叫,彼得下意识后退半步,摆出防御的姿势:“我没有恶意!只是看到你蹲在这里,以为出了什么事,想问问你需不需要帮助!”

在暴露本性和伪装柔弱之间,艾丽卡摇摆片刻,还是选择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