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可以藏起凶猛,只露出一点恰到好处的警惕和戒备就足够。

但她不太想欺骗眼前这个善良又单纯的男孩子。

如果彼得因此而决定躲开,那也是命该如此。

将心头复杂的思绪压下去,艾丽卡嘴唇微启,正要开口,一阵猛烈的寒风恰好吹过,冻得她控制不住地哆嗦了一下,眯着眼睛连打两个小喷嚏,周身的气势顿时随风而逝,一下子从凶狠的孤狼变成了炸毛的花猫,半点威胁都没有了。

彼得:“……”

艾丽卡:“……”

“咳咳,那个,天气挺冷的……”

彼得小声嘟哝一句,把早就被淋湿的书包丢在地上,反手脱下夹克递给艾丽卡,雨伞也朝着她的方向倾斜过去,帮她遮挡住了从屋檐边缘不断流下的雨水。

“……别着凉了。”

艾丽卡盯着洗的发白的牛仔夹克看了半天,直到彼得差点儿以为这是无声的拒绝,她才接过来像披纱巾似的把衣服顶在脑袋上,大半张脸遮的严严实实的,留下一双警觉的眼睛露在外面。

很像躲进被子里只探出个头朝外张望的猫。

“谢谢。”艾丽卡终于开口了,她眨眨眼睛,震落缀在纤长睫毛上的雨滴。

“不客气,”彼得偷偷松了口气:“雨伞借给你,快回家吧,别待在这儿。”

犹豫片刻,他含含糊糊地补充了一句:“附近不安全。”

艾丽卡问了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你认识我?”

“不不不,不认识!”彼得慌忙摆手,他强调:“这是日行一善。”

艾丽卡目光闪烁,她缓声道:“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打算在这里待一晚,第二天再说,衣服明天还你行吗?”

彼得家所在的公寓楼住户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如果不是下着大雨,外面肯定会有很多无业游民四处晃悠,要是让他们看到了艾丽卡……

“不是衣服的问题,这个无所谓的,”彼得微微皱眉,他加重语气:“别在外面,真的很不安全。”

艾丽卡随意地笑了笑:“嗯。”

“嗯”是什么意思啊!

彼得有些着急,但因为没戴着蜘蛛侠的头盔,再加上对面不是熟人,嘴炮技能无法顺利施展,他憋了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是在离家出走吗?”

艾丽卡挑眉:“不算吧,我没有家。”这句是实话。

彼得:“……抱歉。”

两人在雨中沉默着对视许久,纠结的彼得终于下定决心,朝艾丽卡伸出了手:“那个……我家还空着一间卧室没有租出去,你可以暂时住下。”

彼得清楚随便带不认识的人回家很可能会惹上麻烦,尤其是这个人刚刚还触发了他的蜘蛛感应,但只要一想到艾丽卡的车如果没被毁成渣,她至少能在下雨的时候有个避风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裹着旧报纸可怜兮兮地缩在墙角……他就感到很抱歉。

艾丽卡的眼中闪过明显的惊讶,这情绪比她之前无意泄露的杀意停留时间要长得多。

她歪着头不解地问:“为什么?”

赔偿你的车啊,彼得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因为刚好碰上了?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他挠挠头,拧着胳膊去翻装在书包侧兜里的学生证:“我是中城——”

艾丽卡忽然竖起手指在唇上轻轻一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微笑道:“嘘,别说,我知道你是好人。”

彼得的心跳莫名空了一拍,他避开艾丽卡的视线,结结巴巴地回答:“好、好的。”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艾丽卡扶着墙站起来,语气变得郑重许多:“我叫艾丽卡。”

彼得的双手搅在一起拧来拧去,他小小声回答:“彼得·帕克。”

艾丽卡没有立即回答,她先是点击确认提交资料,在等待手机页面刷新的时间里,才终于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懒洋洋地望向坐在对面的两个人。

“除了节假日,蜘蛛侠一般在下午三点后出现,”艾丽卡嘴角一弯,露出个很浅的笑容,她用随意的语气说:“活动范围大致在曼哈顿、布朗克斯、皇后区与布鲁克林,基本不会出现在斯塔滕岛。”

彼得微微一愣。

“其中曼哈顿和皇后区是蜘蛛侠最常光顾的地方,”艾丽卡退出视频APP,点开手机自带的“贾维斯地图”,进入编辑模式,在屏幕上做出几个标记:“布朗克斯区深夜里见到蜘蛛侠的概率较高,布鲁克林北边遇见蜘蛛侠的概率比南边高。”

彼得开始背后冒冷汗了。

“这么看来蜘蛛侠应该是个中学生,”艾丽卡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白天要上课,所以只能等下午放学后才行动;之所以总在曼哈顿和皇后区出没,合理猜测是因为他的学校和家在这两个区域之内——”

“等一下!”彼得终于憋不住了,他倾身向前,胸口抵上坚硬的桌沿,搭在大腿上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你怎么知道这些……数据的?”

艾丽卡眨眨眼睛,目光中透出些许无辜,她把手机屏幕转向彼得:“论坛里说的。”

艾丽卡用作参考的相关数据来源于一个名叫“复联后援团”的论坛,Stark出品的手机内置了这个论坛的APP。

在蜘蛛侠版块的精品列表中,有个帖子统计了蜘蛛侠出现频率最高的街区和时间,本意是增加迷妹们“偶遇”的概率,没想到却被艾丽卡另辟蹊径开发出了其他用途。

彼得速度飞快地浏览了一遍帖子,确认在几百个回复中并没有出现第二个与艾丽卡一样视角独特的人后,他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蜘蛛侠不想暴露身份,他应该更加小心,”艾丽卡从彼得手中抽出手机:“普通人不会像我这么无聊地去查他到底是谁,但被他制裁过的罪犯就不见得了。”

蜘蛛侠的活跃区域有限且规律,耐心蹲点一段时间很容易摸到更多信息,当范围一点点被缩小后,身份曝光是迟早的事。

前提是没人在背后帮彼得·帕克处理好一切。

彼得动作迟缓地往嘴里塞汉堡中掉出的菜叶子,他看上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精神都恍惚了。

内德偷偷用担忧的眼神不断瞟他。

艾丽卡淡定地撕开一包番茄酱往薯条上淋,她的心情很不错,淋完后还用剩余的番茄酱画了一颗小小的心。

“我去趟洗手间,”艾丽卡把餐盘推到彼得面前,让番茄酱小心心正对着他的脸:“这个我还没吃过,送你了。”

艾丽卡一走,内德立马动了起来,他抓住彼得的肩膀摇晃着:“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她知不知道你是谁?她又是谁啊!”

内德很激动,简直比自己掉马了还要激动,都语无伦次了。

“应该不知道,我不确定,”彼得把自己的衣服从内德手中拯救出来,他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红色小心心:“她是……我昨天晚上捡回来的。”

彼得把自己跟艾丽卡的相遇始末告诉了内德。

听完故事后,内德脸上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他想如果是他,肯定不会把怎么看怎么可疑的艾丽卡带回家。

“我觉得你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斯塔克先生,”内德小声建议:“至少查查她的身份。”

“我会的,”彼得拿了根薯条咬掉半截,安静地咀嚼咽下肚,然后他重复了一遍说过的话,语气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