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完披萨和可乐,彼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重新套上面罩。

“我要去工作啦,”男孩把视线从艾丽卡的脸上挪开,转头看向华灯初上的城市,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奇怪:“你今天晚上还住在这里吗?”

“当然不,”艾丽卡咬着吸管含糊不清地说,她向着彼得伸出手:“我租了房子的,总住在别人家像什么话。”

彼得的心骤然变得轻飘飘的,仿佛绑了五颜六色的气球,正缓缓地飞上天空,被软绵绵蓬松的云朵包围,翻来覆去地打滚。

“我先送你回去?”他谨慎地握住艾丽卡的手将她拉起来:“还是等我巡逻完了再来接你?”

“我自己回去就行,又不是不认路,”艾丽卡踮起脚尖拍了拍彼得的肩膀,笑着轻推他一把:“纽约的好邻居该出动了,注意安全。”

彼得顺着艾丽卡推他的力道三两步退至天台边缘,他挥挥手,后仰掉了下去:“你也是!等会儿见!”

蜘蛛侠像只轻盈灵巧的精灵般在高楼大厦间腾挪跳跃,眨眼间便融入了夜色之中。

晚风远远送来他愉悦的欢呼声:“晚上好~纽约!”

再次回到客厅,艾丽卡发现多了两个人。

“鹰眼”克林特·巴顿和“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复仇者联盟中著名的间谍特工组,刺探情报的好手,曾经多次被神盾局派遣执行难度极高的秘密任务。

这是艾丽卡最不愿意面对的两位复仇者,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相似的同类,很容易就能从对方身上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哪天这俩人要是把她的身份查个底掉,艾丽卡一点儿都不会吃惊。

注意到艾丽卡走进来,托尼轻哼一声:“悄悄话说完了?”

“都被你听到了,还算什么悄悄话。”艾丽卡翻出彼得送她的手机,输入密码解锁,指尖在屏幕上随意点过:“你给所有斯塔克出品的手机都装了监控吗?”

话音刚落,之前还兴致勃勃吃瓜看戏的克林特、娜塔莎和史蒂夫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盯住托尼。

娜塔莎啧啧摇头:“我就说不能贪便宜。”

克林特叹了口气:“这真的很有斯塔克的风格。”

史蒂夫不赞同地皱起眉:“托尼——”

“停!她说什么你们都信?”托尼很头疼:“这个小魔女嘴里没几句实话,她在挑拨离间。”

艾丽卡无辜地眨眨眼睛:“我没有,你黑了我和金刚狼的通话频道,我总有询问的权利吧?”

“纠正你的说法,只有某几部是这样的情况,我将其称之为‘婴儿监护协议’。”托尼抱着胳膊,微微抬起下巴:“睡衣宝宝把他的手机送你了,哈。”

“往好处想,他可能是想用这个来监控我的行为呢?”艾丽卡温柔一笑,重新把手机揣回兜里,然后她脸上的表情正式了一些:“斯塔克先生,我是来告辞的。”

托尼脸色一黑:“我记得我说过了,我会亲自送你去泽维尔学校。”

他着重强调了“亲自”这个词。

“我记着呢,”艾丽卡说:“所以先约好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怎么样?”

托尼眯起眼睛:“何必这么麻烦,你住在这儿,明天我们就能一起走了。”

艾丽卡没有立即回答,她将托尼从下打量到上,然后才意味深长地问:“这算软禁吗?”

语气示弱,话的内容却是截然相反的锐利。

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良久的沉默后,托尼轻声说道:“当然不算。”

“那就好,”艾丽卡眨眨眼睛:“先告辞了,明天见——”

“友情提示,”托尼叫住了艾丽卡,他全身放松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用懒洋洋的语气说:“这座楼下蹲满了各个报社的记者,都等着拍你的真容呢。”

艾丽卡:“……”

男人嘴角一挑,勾出个揶揄的坏笑,他感叹了一句:“你真应该让睡衣宝宝带你飞的。”

“不需要,”艾丽卡撇撇嘴:“伪装是很简单的事情。”

托尼装出苦恼的样子:“可惜小呆打扫卫生的时候把纸袋都收走了。”

艾丽卡:“……”

我说的不是这个!谁给你的我只会往脑袋上套纸袋的错觉?

我还有旺达送的小披肩!

托尼没能欣赏太久艾丽卡的气急败坏——事实上她也没怎么愤怒,无语更居多——因为娜塔莎主动提出要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