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水来土掩

巨型水母的重生能力很强,腕足被斩断后,很快就长出新的了,它紧裹着客轮往深海里拽,已经沉入黑暗之中了,怪不得杨辰和小张没有看见。

客轮体积跟巨型水母差不多,它吞不下,想要弄回老窝慢慢享用,也幸亏是这样,给杨辰的救援争取了时间。

看杨辰下潜,小张也跟他的后面,越往深处,水越幽深,浮力越大,小张虽然也是专业玩水的,毕竟他还是在海面上的时候多,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潜到大概30米的时候,他就再也下不去了。

杨辰游得很快,感觉海水对他没有任何阻力似的,很快就把小张甩在了后面,因为是近海,这些年来受污染的影响,海水质量不怎么样,可见度不高,杨辰一旦把小张甩下了,小张就根本看不见他了。

追不上也看不着杨辰,小张无奈又浮了上来。

漆黑的夜晚,他孤零零的一个人漂在海上,只能听到海浪的拍打声和自己的心跳声。

小张在水中折腾的精疲力尽,为了保存体力,他仰躺在海面上,利用自身的浮力让自己漂在海上。

他闭着眼睛,大口喘着气,任由自己在海流中飘荡着,孤独、弱小、无助。

这时候他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撞了脑袋一下。

小张睁眼歪头却看到了一张烂脸,不是腐烂的烂,而是被撕扯啃咬之后被海水泡的惨白,一双没有眼珠的眼窝黑洞洞地盯着小张。

这是一副残骸,零落的骨架被丝丝缕缕的筋拉扯着,随着海水的涌动碰撞着,哗啦哗啦直响。

小张吓得一挣扎,呛了几口海水,腿都抽筋了。

他越是紧张,手脚越不听使唤,残骸被海水不停地推向小张,他越是想远离这东西这东西就仿佛故意的似的,使劲往他身上贴。

小张本来一个人在海上就胆战心惊的,被这玩意儿吓得不轻,他大叫着伸手在身前胡乱的拍打着,生怕那个残骸活过来咬他似的。

打着打着小张的手刮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个穿着红绳的鲨鱼牙护身符,这样的护身符,小张也带着一个。

他记得那是有一次他们捕获了一头鲨鱼,陈师傅为了纪念特地把留下两颗鲨鱼牙,打磨光滑钻了孔,做成两个护身符,自己留一个,给了小张一个。

小张看着护身符惊呆了,这具尸骸竟然是陈师傅,虽然已经确定陈师傅死了,但看到他这幅模样,小张还是于心不忍。

这回他也不怕了,竟抱着那尸骸痛哭起来。

“呃!”突然小张一声惊呼,肩膀一阵刺痛,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抓,感觉碰到了一个黏滑的东西,那东西哧溜一下钻进了他的肩膀里,引起了一阵剧痛,疼得他差点晕过去。

“什么鬼东西?”嚣张能拍着他的肩膀,惊恐的叫道。

然而更令他恐惧的是,那东西被他一拍,竟然砸到身体里乱窜起来,疼得他两眼发黑,浑身泄了力。

这时他发现自己手臂上还有一个。

这回他不敢去抓了,凑近仔细去看,发现那竟然是个桂圆大小的水母幼崽,紧贴着他的皮肤上,透明的像个果冻,泡在水里看不见,只有落在水面上,仔细看才能看见。